铁东长安网_辽宁铁东新闻门户

看着这些致命网红游乐设施 你还敢去打卡吗?

2019-10-19 06:11:12     来源:铁东长安网     作者:张林峰

  这些致命网红游乐设施,你还敢去打卡吗?

  前几天,微博上出现一条热搜,“#梁家辉担心女儿急哭了#”。原来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梁家辉的女儿想要尝试位于新疆某景区内的悬崖高空秋千,但由于担心,爱女心切的梁父竟忍不住“泪崩”。许多人为梁父的爱所动容,更有网友评论:“安全的事,没的商量,只能听爸爸的”。

  也有人觉得梁家辉是不是大惊小怪,“高空秋千”是当下各大景区内常见的娱乐项目。

  不过,梁父的担心真的没必要吗?

 

  游乐设施里的“网红们”

  在一份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热门游乐设施的名单里,“彩虹滑道”、“空中漂流”、“管式滑道”、“玻璃栈道”、“玻璃桥”、“步步惊心”等项目被统称为“网红系列”,因为它们都是近几年来通过抖音、微博等各大短视频、直播平台,在网络上走红的新兴游乐项目,游玩体验都相当刺激。

  高空秋千曾经也是其中的一份子。2018年,重庆的某主题乐园内开放了一个18米悬崖秋千,吸引了无数游客前来打卡。更有英国媒体以《你敢试试吗?中国在1000英尺高的悬崖边架设了一个有着60英尺长绳的巨型秋千!》为题,感叹这是“史上最大的秋千”。

  然而仅仅过去一年,该景区的高空秋千似乎遇上麻烦了。

  2019年8月18日,在重庆的该景区,游客在体验18米高空秋千时,秋千原本应该被升到最高点再落下。但在视频资料中可以看到,秋千似乎还没升到最高点就提前坠落,导致其在向下摆动的过程中,游客遭遇剧烈的颠簸,十分骇人。

  虽然游客毫发未伤,但这件事似乎让高空秋千的命运正在发生改变。

  “高空秋千现在纳入监管了,最好别做,有可能以后查起来会强拆”。记者以“买家”的身份咨询了一家位于广州中山市的一家游艺设备制造公司,对方的工作人员如是回答道。

  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政策变动,高空秋千似乎已经被“打入了冷宫”,哪家景区或乐园还要搞,可能会得不偿失。而当下还未“入管”且正受游客“宠爱”的,则是玻璃栈道、玻璃滑道等玻璃项目的游乐设施。

  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开放了60余条玻璃栈道。打开携程App,也可以搜索到“玻璃栈道精选榜”,里面盘点了全国上下30处拥有玻璃栈道的景区,其中较知名的有位于张家界的天门山玻璃栈道、保定的白石山玻璃栈道、黄河3D玻璃桥、亚龙湾热带天堂森林公园玻璃栈道等等。

  记者曾在十一期间于安徽黟县某景区内体验了当地的“5D”玻璃天桥。所谓“5D”,即桥身上的部分玻璃下面安装了电子屏幕,人一走上去,会立刻虚拟呈现出玻璃碎裂的样子,并发出破裂的声响。虽然体验这座桥就要额外支付60元的门票,但游客络绎不绝。

  而玻璃滑道可以说是玻璃栈道的“进阶版”,有的还融合了水上漂流的元素,成为“玻璃水滑道”。滑行在透明的玻璃上,既可以看到绝美的悬崖峡谷景色,又可以体验心跳的感觉,在网上很快成为了“爆款”。

  免维护、高回报的诱惑

  “玻璃滑道4500元一米,800米的话大概要360万。”

  在记者扮演的“客户”的询问下,广州中山市的某游艺设备制造公司表示,如果要建造800米左右的玻璃滑道,工程大概前后需半年的时间,360万是总工程的费用,但并不包括质量检测所需的花费。

  当记者询问完工后,是否需要请当地的特种设备检测中心对设备进行检测时,工作人员表示纳入监管的才需要国家部门来检测。“我们是找第三方检测,就近找,找的就是专门搞检测的。“

  记者又询问了关于施工和设计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施工方是公司自己的团队,但设计方面,公司会去找设计院。当记者进一步询问找的是什么设计院时,对方回答道:“设计院是我们内部合作的渠道,您只需要知道,我们交付的时候会带有正规的蓝图,设计院盖章的。”

  记者又联系了另外一家河北石家庄市的某园林栈道公司。从官方网站上可以发现,该公司在承建滑道方面已拥有10多年的经验。从最初的花岗岩滑道、水泥栈道,到现在流行的高空绝壁栈道、玻璃栈道等等,服务的景区遍布河北、河南、山西、山西、湖北、湖南、山东、江苏等地。

  该公司工作人员的报价是“3500元一米”,不仅价格便宜许多,“工期上,抓紧点3个月左右吧”,工作人员还表示不需要当地特种设备检测中心的检测,施工方和设计方都是自己的团队。

  “如果你要设计院的盖章图纸,得另加钱,”工作人员说道。

  在咨询过程中,两家公司都表示,不管是玻璃栈桥还是玻璃滑道,建成后都是“免维护”的,只需要定期做好清洁工作就行,因此对于运营方来说,投资门槛更低,审批难度也小,除此之外,回本率上也非常可观。

  据界面新闻报道,张家界玻璃桥“云天渡”全长536米,总投资额2.6亿元,2016年8月投入使用。在最火爆时,每天接待上限为8000人,还需要提前预约,导致票价一度被黄牛炒高6倍;安徽芜湖的马仁奇峰十几年来的年客流量一直在12万左右,玻璃栈道建成后,去年客流量达到85万人,收入达1.3亿元;浙江穿岩十九峰的玻璃栈道只有100米不到,但建成后一年的门票收入达7000万元。

  在这样的经济效益面前,全国各地许多大型景区乐园纷纷仿效。

  触目惊心的“意外”

  2017年,湖北武汉木兰胜天景区,玻璃滑道内发生游客连续撞击,造成一死三伤,最小伤者仅4岁。受伤者之一的刘玉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滑出去没多久我就害怕了,手忙脚乱地刹车停住。”但刚停住,后面就有人撞到了他,接着,他飞了出去,撞到滑道的防盗网上,头卡在网内。

  2018年7月,湖北英山县龙潭河谷滑道,游客血气胸1人、脑外伤2人、骨折22人,无人员死亡。经黄冈市、英山县两级安监部门调查,认为事故主要原因为滑道旁的水管接头处突然脱落,自来水喷进滑道所致。

  2019年5月1日,四川成都太平镇游乐场“孩子的院子”,游客冲出滑梯防护设施,事故造成2人死亡12人受伤。今年1月10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起事故引发的相关诉讼做出判决,判处开发公司在事故中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其理由为开发公司主要负责人未按照法律履行安全职责,聘用的游园设备设计人员和焊接人员均无相应资质,且案涉云梯处,并未设立“禁止攀爬”等警示标志,亦未有相关工作人员对攀爬人员进行劝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