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东长安网_辽宁铁东新闻门户

徐照雄的两岸心路历程:从主张“独”到支持“统”

2019-10-19 09:59:57     来源:铁东长安网     作者:张林峰

  他先后追随过陈水扁和李登辉,更曾是民进党资深党员和“台独”铁杆的支持者。而10年前开始,他却成了“统派先锋”。

  从主张“独”到支持“统”

  ——台湾中华联合党主席徐照雄的两岸心路历程

  本报记者 高杨

 

  初秋的台南,台风过后,经历了一场豪雨的荡涤。上午还很安静的台南市永康区大湾路652巷1号台湾中华联合党党部,午时刚过,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大概有七八十位穿着红色或藏青色马甲,上面写着个人姓名的民众陆续向这里聚集。

  “他们是来参加升国旗和声讨破坏国旗者的。”看到人民政协报记者一脸疑惑,台湾中华联合党主席徐照雄解释道,就在台风经过台南之前,飘扬在该党部上方的五星红旗被人偷偷破坏,不仅旗杆被折断,红旗表面也被人涂上“台独”符号。

  “‘台独’势力一是容不得五星红旗在台南这个‘绿地’上飘扬,二是针对我本人的挑衅。”谈起红旗被破坏,徐照雄一脸的愤怒。

  其实,对于“台独”势力容不得五星红旗在台南飘扬,这并不难理解。而他们对徐照雄的挑衅,则缘于徐照雄的经历——一个曾经的“台独”铁杆支持者如今成为“台独”势力眼中最“顽固”的“统派先锋”。

  ■反蒋介石独裁统治,他“被台独”

  1941年,徐照雄出生在日据时期台南县城的一个富裕家庭。徐家原籍福建厦门同安县,祖上随郑成功来到台湾。在台南,徐家算是“根正苗红”的“本省人”。徐照雄的父亲是个商人,虽然生意做得不是很大,却很成功。除了生意之外,徐家当时在台南还拥有一定数量的土地。

  正因为家庭条件好,徐照雄从小除了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外,也有机会接触到了一些西式文化,他在书里看到西式民主、自由。从那时起,对民主和自由的渴望成了这个年轻人内心的一种追求。徐照雄说,对民主与自由的渴望还与他当时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

  徐照雄的年轻时代正赶上蒋介石集团在台湾的反动统治时期。为了实现反攻大陆目标,退居台湾后的蒋介石集团,除了在政治上奉行更加独裁的统治外,为防止解放军情报人员对台湾的渗透和中共地下党的发展,并吓阻台湾人民追求民主。除了1949年5月19日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发布“戒严令”严格控制岛内外人员进出外,之后的蒋介石集团“立法院”又通过了《惩治叛乱条例》以及《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扩充了解释犯罪的构成要件,纵容情治单位机关网罗所有人民的政治活动。当局的公权力在长期戒严中被滥用,人民的基本权利完全失去保障,导致这一时期很多台湾民众对国民党政权又恨又怕。而当时台湾情治系统乱抓滥捕的最惯用罪名就是“通共、通匪”和“台独”。

  长期的独裁统治和高压政策,让台湾民众内心出现反抗意识。那一时期的民间,尤其是中南部台湾出现活跃的“党外运动”。高中毕业后,徐照雄便应征参加到国民党军队服兵役,退役后积极参加“党外运动”。他在23岁那一年,投入台南县议员选举,最终以党外人员身份高票当选台南县议员。徐照雄的当选极大地鼓舞了“党外运动”士气。在台南乃至整个台湾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也引起蒋介石当局高度关注和警惕。

  因为不满当时蒋介石集团的独裁统治和国民党官僚系统的腐败,刚刚当选议会议员的徐照雄在问政风格上与当时腐败官僚体系格格不入。尤其是他直接参与对地方水利、公路、桥梁建设工程领域中出现的腐败问题的揭露,让他很快成为国民党当局和利益集团要扳倒的地方重要政治人物之一。

  一位近九旬、曾经在台南县政府任职的老人告诉人民政协报记者,他当时就曾参加迫害徐照雄的相关会议,知道当局将把徐照雄以“台独”分子名义进行法办。“后来,一些知道内情的朋友悄悄告诉我情况,让我赶紧跑。”徐照雄说,就这样,为了逃避迫害,他于1970年匆匆离开台湾去了美国。

  ■“逃亡”归来,他走上“台独”路

  令徐照雄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离开台湾就是20年,归乡路也因此遥遥无期。在当时,台湾“内政部”有一个所谓“黑名单”,名单上的人被视为“危险分子”。按规定,只要上了这份“黑名单”的人就不能再回到台湾。据1990年台当局解密,该“黑名单”总共有1.4万多人,徐照雄就名列其中。

  “1970年的时候我还真不是‘台独’,而且当时台湾岛内很少有真正搞‘台独’的,那时候搞‘台独’的一般都躲在日本。”徐照雄说,从1945年台湾回归中国后,日本就是最主要的“台独”者基地,即便今天在日本依然生活着一批支持“台独”的台湾人。徐照雄说,因为自己不是“台独”,所以当初选择了去美国而非日本做逃亡地,就是想区别自己与“台独”不同。他坦承,当时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追求民主与自由,反对蒋介石独裁体制,才走到了与当局对立的一面。

  到美国后,徐照雄先是到加州大学攻读学士学位,毕业后又入美国PCU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回不了台湾的徐照雄,硕士毕业后只能留在美国发展。从最先的打工,到后来搞小型房地产开发,之后又从事酒店业。但无论怎么忙,他对政治的关注度并没有因为“流亡”而降低,他时刻关注台湾岛内情势。

  在美期间,徐照雄经历了中美建交和美台断交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不能回台湾,年轻的徐照雄开始把目光转向祖国大陆。尽管自己和大陆从来没有交集,但在他心里,从小读的教科书里,大陆就是自己国家的一部分。在友人安排下,1974年,徐照雄带着某种说不清的期待从美国来到祖国大陆,但很快又返回了美国。徐照雄说,当时大陆“文革”正处在如火如荼的阶段,到处都乱哄哄的,他不知道在大陆能干些什么。

  随着台湾当局解除党禁、报禁,引入西方制度,1986年民进党宣布成立,1987年7月15日,蒋经国当局宣布废除实行了38年的“戒严令”。1990年,台湾有关部门也废除了那份被禁止返台的“黑名单”。知道的那一刻,徐照雄哭了,当年他处理了美国生意,带着家眷返回了阔别20年的家乡台南县。

  回到台湾的徐照雄,一想到因国民党迫害而背井离乡20年,对国民党的那种恨在内心燃起,加上民进党一些人不断做工作,1993年徐照雄加入民进党阵营。

  一入民进党,徐照雄便出钱、出力,甚至喊出“要推动台湾独立”。在徐照雄看来,当时台湾反攻大陆已经不可能,而台湾经济发展已经是“亚洲四小龙”之首,GDP占到整个大陆GDP的40%左右。“既然不可能统一大陆,台湾和大陆之间,又是谁也管不到谁,那就干脆独立好了。”此时的徐照雄立场已经“绿化”,追求“台独”成了他的理想目标。